首页| 主题购| 首发| 悦读| 聊聊| 优选| 注册 | 登录 购物车0
 
灵狐悦读-儿童作家专栏 访谈 专题图书推荐-灵狐优选网

书籍是进步的阶梯。培养小学生的阅读习惯和指引小学生的阅读内容,是小学生成长阅读的关键。灵狐悦读不是畅销书专栏,不是新书发布窗口,灵狐悦读每期为不同阶段小学生推荐最适合阅读的一本精品书籍,构筑“小学生家庭书架”。

灵狐悦读每期都将邀请作家或编者做客悦读专访,为我们解读作品背后的故事,让孩子获得启迪、增长智慧。欢迎大家在灵狐“聊聊”同步参与“悦读”互动,关注小学生精致阅读、健康成长。

愿每个孩子都能拥有动物朋友

本期嘉宾
中国动物小说大王 沈石溪
专访时间 · 2014年8月15日 访谈地点 · 上海市闵行区,沈石溪先生的梅陇书房

您一直提倡父母应该陪孩子一起养小动物,是因为您小时候与动物朋友相处的难忘经历吗?

每个孩子的童年都很宝贵,有时候,孩子会很寂寞。成年人回头看自己的成长,其实深有体会。我在新近出版的个人自传体小说《沈石溪:我的动物朋友》和《沈石溪:我的小时候》两本书里已经专门谈到,我希望每位孩子都拥有动物朋友。

现在,父母非常注重培养孩子的兴趣特长,到了周末会让孩子学习钢琴、舞蹈、外语……我想,让孩子多学点知识技能固然没有坏处,但是,小孩跟动物有一种天然的亲近,如果父母肯鼓励孩子养小动物,不嫌麻烦,愿意陪孩子一同照顾小动物,让孩子细心观察它们的行为活动,认识什么是生命,应当怎样关爱比自己弱小的生命,从而培养孩子的耐心、爱心、责任心,那可能会让孩子更快乐,对孩子的个性、修养也更有帮助。

很多老师同学读了您的动物小说都很感动,说您作品里的动物会思想,有心理活动,有爱恨情仇……您的作品跟传统的动物小说以及动物童话有什么区别?

我开始写动物小说时,读过很多国外的动物小说,比如世界著名的加拿大动物小说作家西顿的作品《狼王罗伯》,日本动物小说作家椋鸠十的《消失的野犬》《雁王》等等。他们用白描的手法,客观地描写了动物坎坷的命运。我在创作时,选择了和这些外国动物小说不一样的方向,我在作品里更多地融入了我自己对人生、对命运的思考。

我也在关注国内其他作家的传统动物文学,比如内蒙古的蒙古族作家、被誉为“自然之子”的黑鹤,他写的最多的是狗,关于藏獒的《鬼狗》等等,他的作品更真实地反映了动物世界,是一种原生态写作。我的作品有一部分是专门给小孩子写的,但跟孩子们喜欢的动物童话的区别又在于:我小说里的所有动物都不会开口说话,同时我尊重动物基本的物种特征,这些动物都不具备超能力,这两个原则是我创作动物小说的前提。

从2013年起,您新作品里的动物都可以开口说话、具备超能力了,同学们看完以后特别兴奋。您认为您的奇幻动物小说将超越您以往的作品吗?

网络上非常流行奇幻小说,但是很少有给小学生看的,或者就是营养不够的很单薄的作品。孩子们的想象要比作家更丰富,我希望我的奇幻动物小说能为孩子探索动物王国带来更多不一样的思考。如果用数量衡量,我目前的奇幻动物小说都是中篇,而且只有4部,包括《火焰冰》《聪明丸》《鲜花监狱》《月光森林》,总计25万字。从销量和影响力来衡量,肯定远远不及我前面的作品。但是,正如我在创作后记里说的那样,我已年过花甲,不管我的奇幻动物小说在市场上表现如何,我想,我新的创作已经开始,并且还将继续。

有老师曾质疑您《斑羚飞渡》的斑羚不能横跨6米远,关于“斑羚飞渡”的科学真伪,您怎么看?

我听说,果壳网的网友专门找来羚羊飞越山崖的视频,也有金庸迷说这个问题如同《天龙八部》里的萧远山把萧峰扔到悬崖上,还有同学续写了《斑羚飞渡》,并在作文里表示:“离开伤心崖,回到了我们的草原。我经常练习跳跃,坚信自己有一天会跳出六米远。”

面对这么多读者对我作品的重视,我非常感谢!任何意见,包括批评,对我都是莫大的鼓 励。《斑羚飞渡》的创作初衷,是想要展现生命独有的利他行为与牺牲精神。那么,小说作家的作品被大家用科学、求真、批判的态度来审读,这至少体现读者对动物小说是感兴趣的,是非常热情的,也说明我的创作充满挑战,需要与读者共同成长,保持进步。

我还有一部分动物原生态作品,专门呼吁大家保护野生动物,比如《野马归野》《刀疤豺母》等等,我邀请了许多动物学专家跟我一起探讨文中的科学细节。我建议对原生态动物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关注这部分作品。

对于热爱写作的孩子,结合您自己的创作经历,您想给他们什么建议?

熟悉我创作经历的读者都知道,我学习专业写作是从22岁才开始的。我的办法很笨,借了一本20万字的《写作知识》从头抄起,抄了几个月。然后拼命阅读书刊报纸,摘录自己认为写得生动优美的句子。接着开始创作、投稿,自学三年才得以发表文章。我认为,如果抛开个人生活经历,我的这段“零基础写作攻略”对现在孩子们的写作没有多少参考价值,唯一的建议就是必须动笔头。

其实,学校里有热爱写作的孩子,更有对写作深感烦恼的孩子。我去年接受上海童趣出版公司的邀请,主编一本专门指导小学生如何写作文的杂志叫《帮作文》。我想,这个“帮作文”的“帮”,对孩子尤为重要,因为我也深深苦恼过该怎样才能写出好的文章。

除了关注同学们的阅读与写作,您平常与小读者们的互动还包括哪些方面?

我从上世纪1980年代起在《儿童文学》发表文章以来,不断有小读者开始给我写信。除了关于动物的各类提问,他们会在信里倾诉自己学习中、生活中遇到的各种烦恼,比如:长得漂亮的女孩会谈自己漂亮的烦恼;从农村来上海的孩子会烦恼无法融入大城市的生活;还有的男孩很自卑,说自己没有同桌优秀,老师只关心同桌不关注自己;还有奶奶刚刚去世的孩子,说自己无法走出失去奶奶的悲痛……

我常常给这些孩子回信,不断鼓励他们,就这样写了几十年。现在,这些往来的书信都被我珍藏着。我的新书《成长不必烦恼》是我特意从这些信里摘录的真实内容。我非常欢迎孩子们继续给我写信,我希望尽我成年人的力量,去帮助同学们克服困难,解决烦恼。

如果给小学生及家长提一点阅读建议,您最想说什么?

现在,很多小学生都爱看校园小说,我希望孩子们眼光要放远,思维可以更开阔,阅读面要扩大,应当多关注人类以外的大千世界,看看人类在大自然中的位置,让自己以后踏入社会,能成为人格更健全、知识结构更完善的真正的大写的人。

“中国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力荐之作